疫情过后,“共享家电”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最近几个月,新冠病毒全球肆虐,已经在全球上百个国家爆发。各行各业都受到疫情爆发的冲击,而共享经济产业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这是自2016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五份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共享经济不同领域短期内既有“冲击”也有“刺激”。

  的确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共享经济市场呈现出两派景象。一边,共享健身房、共享按摩椅等领域受冲击最大,因这些领域的共享必须通过线下活动完成整个交易闭环的领域,平台企业的订单量和营业收入大幅减少;而另一边,共享医疗、教育、外卖餐饮等领域,得益于消费活动向线上的迁移,平台用户数量和交易量猛增,出现了与大势逆行的小高峰。

疫情过后,“共享家电”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疫情当下“共享家电”按下暂停键

  共享家电,类似共享住宿、共享交通等领域,大多数共享的是一些固体物体,而实物共享大多数是有接触性物体。洗衣机作为“共享家电”中的首名成员深受疫情影响。

  说到共享洗衣机,很多知名的洗衣机厂商都有尝试做,比如美的旗下的“美美洗”、海尔旗下的“海狸先生”,创维旗下的“轻客共享洗衣”、TCL旗下的“十分到家”等。

  去年在上海、广州商业区、小区出现的共享洗衣机吸引了不少居民的兴趣。不少居民会将家中不便清洗晾晒的大件衣物,如窗帘、棉衣、羽绒服等拿来清洗烘干。

  而如今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不断蔓延,这些共享洗衣机进已无人问津,彻底成为了街边的摆设。

疫情过后,“共享家电”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疫情当下,我们知道病毒除了人传人,还有通过物体传播的,就如门把手也能检测到病毒。在这样的背景下,还要和别人共用洗衣机,想一想都让人觉得恐怖。

  对此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对有回应称,新冠病毒最主要的传播方式是呼吸道飞沫近距离传播和接触传播,而共用洗衣机传播病毒的可能性极小。

  其实一直以来,共享洗衣机、共享冰箱、共享烘干机的卫生安全问题引发了外界的种种质疑。

  共享使用,消费者最关注的还是卫生安全问题。就拿共享洗衣机来说,用户担心洗衣机的卫生问题,那么企业就可以在卫生安全方面多下功夫,比如提供消毒液,消费者在使用前可以先使用消毒液除菌杀毒后再使用,再或者,在设备制造时加入清洗功能,即洗衣机自动杀菌消毒功能。

  疫情之后“共享家电”或将逐步复苏

  去年非常火爆的共享空调同样面临疫情的考验。

  共享空调有多种形式,有针对出租屋的,也有针对学校的。相比在公共场所投放的共享洗衣机、共享冰箱,就共享空调来说,私有性相对比较强,交叉使用的健康风险相对较低。但是疫情之后,复工复学的延期共享空调的需求可能也已跌入冰点。

  近两年来,国内共享空调行业蓬勃发展,先后有海尔、格力、美博多个品牌入局共享空调市场,为低迷的空调市场注入了一些新的活力。

  共享空调可以按需要安装,按时间交费,谁使用谁收益谁交费,公平合理,加上收费合理,受到了一些消费者认可。

  就产品类型而言,空调可能也是最具“共享”价值的家电品类。有业界人士表示,从各类家电使用情况看,空调的共享空间是最大的,因为“对一个家庭而言,空调投入大,但使用率很低,非常符合共享的特征。”

  而随着全国多座城市推动“租售同权”,有机构分析指出未来租赁市场必然爆发式增长。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复工,租赁市场也渐渐回暖,共享空调或将借助复工复学潮“还魂”。

  据国家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曾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预测,未来5年国内共享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数据可见,共享经济还是有的玩的,只是很多企业都没有真正了解到如何从共享经济中获利,没有良性的发展起来。

  2020年,“共享”已经不是互联网行业的热门话题了。但对家电行业,探索“共享”无疑是一种创新模式,面对共享经济非常诱人的发展前景,企业有必要提前面向“共享场景”下的消费者对于家电产品功能和使用需求,进行专项的创新和研发,最终,推出满足共享经济的新产品、新功能和新体验。

  共享单车,为我们开了历史的先河,那么共享家电,是否也会逐渐开展下来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