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2019:用户大增、物流渐成支柱背后,3C家电大本营难掩疲态

京东2019:用户大增、物流渐成支柱背后,3C家电大本营难掩疲态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尹莉娜

北京时间3月2日,京东集团(纳斯达克股票代码:JD)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

财报显示, 京东2019年全年营收为5769亿元同比增长24.9%。其中,全年净服务收入66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4.1%, 正在成为收入增长的主要引擎。第四季度,京东净收入1707亿元,同比增长26.6%。

2019年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22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增长211%至107亿元。2019年全年,京东的自由现金流增长至195亿元。

经营数据方面,京东全年GMV超2万亿,年度活跃用户数达3.62亿,单季新增2760万,创12个季度新高。

过去三个月,京东的股价从12月初的约32美元/股摸高至42.95美元/股,最高上涨幅度超过33%。财报发布后,京东股价大涨超12%,达到43.48美元/股。

高层动荡后组织架构调整的第一年,无论是从核心财务数据的改善还是资本市场的反馈来看,京东都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但在增长的背后,京东还有一些隐藏的问题需要给出答案。

一、营收结构更均衡,数码家电“大本营”现疲软

作为本次财报的亮点之一,京东全年净服务收入为662亿元,同比增长44.1%。实际上,在过去的6个季度中,京东服务的营收增速一直保持在40%以上,第三方平台的签约商家数量已超过27万,成为了一大增长引擎。

2017年第一季度,宣布首次盈利的京东将毛利率从2011年的5.5%提升至16.1%,同期,以抽佣和广告位主要收入来源的阿里的毛利率达到59.8%,差异明显。寻求第三方服务性收入的增长,是京东仅依靠自营业务却连续亏损十几年后的自救方案。

不过,服务收入的增长却难掩产品收入,尤其是作为京东大本营的电子及家用电器品类的缓慢增速。财报显示,京东2019全年净产品收入同比增长22.7%,而电子及家用电器品类的增速尚不足20%,为17.4%。如果对比近几年京东在数码家电收入上数据变化,2015年1345亿,2016年1798亿,2017年2363亿,2018年2801亿,2019年3287亿,可以看到,增幅基本在每年500亿上下,而增速却是在放缓。

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半年度报告》,2019年前两个季度,国内家电市场零售增长率分别为-3.1%和-2.1%。另外,作为消费电子行业重要细分市场的智能手机,我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从2017年开始进入负增长状态,2019年出货量同比下降5.4%。2/3产品收入来自于数码家电品类的京东自然承受着来自整体市场的下行压力。不过,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京东对此已经作出调整:“尽管大家电市场疲软,同时2020Q1的业绩表现会受到疫情影响,但下季度财报不至于出现负增长的情况。”

当然,作为一家长期在盈利和亏损之间跳跃的公司,京东的现金流和利润也是需要关注的重点。

从结果来看,京东的现金流表现不俗。财报数据显示,京东的现金流在一年间由负转正,从2018年年末的-79亿元一路增至195亿元,这其中包括京东健康10亿美元的A轮融资。

GAAP和non-GAAP净利润也都转为正数,GAAP净利润扭亏为盈,从2018年的亏损24.9亿变为2019年的盈利122亿元。Non-GAAP数据则是从34.6亿增长210%至107亿元。

经营数据方面,京东用2年时间完成万亿GMV的增长。2019年年度GMV首次突破2万亿人民币大关,达到20854亿元。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是1万亿。2019年京东零售经营利润率增长将近一个点,达2.5%,而2018年同期为1.6%。

2019年,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达3.62亿,环比增长8.3%,增速相较于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的1.7%、3.5%和4.1%,呈现出了明显的加速增长态势。单季新增2760万创12个季度新高,其中不乏社交电商京喜带来的“惊喜”。据了解,2019年第四季度的新增用户中超过七成来自三至六线城市,京喜日均单量已经突破100万。这也是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量单季增长首超阿里,此前阿里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800万。

不过伴随着用户数的上升,包括履约、营销、管理等在内的成本和费用也都在上升。Q4整体收入成本较Q3增长了26.8%至1467亿元。财报中将这项成本的增长归结于公司的线上销售业务,和第三方物流服务规模的扩大。

二、物流业务渐成支柱 占据总服务收入1/3

作为本次财报的一大亮点,京东物流的业绩也值得关注。

在2019年全年净服务收入中,来自于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的占比从2017年、2018年的16.8%、27.0%大幅增长至2019年的35.5%,达到234.7亿元。

不过,作为衡量物流业务的重要指标,京东的履约成本率或出现天花板。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京东物流会保证利润的改善,从财报数据上看,对比2016年的8.1%、2017年的7.1%、2018年的6.9%,京东2019年的履约费用率确实有所下降,达到6.4%。但如果从时间节点来判断,京东履约费用率降低源于2019年年初的“节流”,即减少公司对快递员底薪和公积金方面的支出,在订单数量没有明显大增,规模经济还未成型的情况下,想要进一步降低履约费用率,无疑是个难题。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连续12年亏损、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的京东物流在2019年第二季度已接近盈亏平衡,同时在一线城市的投资已经结束。这意味着,逐渐成为收入主力的物流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盈利。

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曾经被质疑投入大回报慢的物流在疫情中对零售业务的反哺也更加明显。徐雷表示,尽管此次疫情确实给京东带来了挑战,消费需求被抑制,“但京东老用户的回流和唤醒,这部分的数据非常高,新用户也在增加”,很难说京东的物流服务没在其中有所助益。

同时,由于京东的仓储能力在疫情中的表现,供应商意识到了与京东合作的重要性。“2020年入仓的商家,我们给予了资源上相应的支持。在疫情期间,我们看到入仓的商家表现远远好于没有入仓的商家。”

京东物流王振辉称,京东物流与其他物流公司有三点不同,一是用户体验做到最佳,二是结合仓配一体化把货物放在离消费者最近的地方,三是技术驱动。不可否认的是,物流体系的建立,是京东“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定位中的重要一环。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在全国共运营了700多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库总面积约1690万平方米。

2019年末,京东物流传出已与多家银行就潜在的海外IPO进行了初步讨论的消息,预计筹资80-100亿美元,并2020年上半年在香港或纽约上市,公司估值或达到约300亿美元。

不过,物流行业毛利率普遍偏低,通达系之间的价格战更是将毛利率进一步拖低。2019年,圆通的毛利率为12%,韵达为14%,申通在16%左右,顺丰毛利率在18%上下,毛利率最高的中通则在30%以上。这对于极力开发第三方业务的京东物流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相较于其他同行,京东物流还可以讲一个更加诱人的资本故事:随着武汉、成都、东莞等地的“亚洲一号”相继启用,京东遍布全国的25个“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形成了亚洲最大的智能仓库群。

零售业务进一步控制成本,在下沉市场找到新增长点;物流业务宣布接近盈亏平衡,上市计划提上日程;健康业务刚刚融资不久后就在疫情中迎来爆发的可能。重回正轨一年后,除了数据表现开始回暖,京东的各项业务也开始独当一面。

在此之前,徐雷曾在不只一个场合提到他的“三年之约”,如京东超市未来三年消费品累计成交额超过8000亿、京东反向定制(C2M)商品及独家新品在累计成交额将达到万亿元、在下沉新兴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了包括京东在内所有电商一个趔趄,京东预计今年一季度营收增速回落至10%,能否完成之前定下的2020年实现有质量的加速增长,仍是个未知数。

(搜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