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行业还可以通过哪些方式帮助“双碳”以旧换新、绿色和节能消费券?

炎炎夏日,空调等清凉电器提高了人们度夏的舒适度。不过,空调带来的耗能却不容小觑,毕竟家电是居民能源消耗的第二大来源,居民消费产生的碳排放量占总量的53%。家电行业需要助力双碳目标的实现。

近年来,能源效率标识修订、空调新能效实施,家电产品能效要求逐渐提高。相关部门不断推出以旧换新、绿色节能消费券、家电回收等措施;不过,目前家电回收产业仍需要完善,回收利用效率有待提高。此外,不少家电企业也在探索布局新能源产业。

家电是居民能源消耗的第二大来源

“最近北京天气湿热,不开空调没法待。空调是618期间新买的,参加了以旧换新的活动。”北京的曹梦买的是一级能效的空调,“一级能效价格虽然高一点,但也能助力节能减排,平常空调温度都设置26℃。”

以旧换新在618期间达到新高峰。京东数据显示,618期间,京东家电以旧换新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超5倍,累计补贴超亿元。苏宁易购数据显示,今年618,苏宁易购门店以旧换新订单同比增长172%。美的集团数据显示,参与以旧换新活动人数超24万。

实际上,距上一轮家电下乡政策的实施已有十多年之久,大部分家电产品已超过设计使用年限,进入更新换代阶段。近年来,相关部门多次发文提及更新家电产品。2019年1月,国家发改委表示,“支持绿色、智能家电销售,给予消费者适当补贴。促进家电产品更新换代。”此后,多次发文推动家电产品更新换代。

今年4月,为加快释放绿色节能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北京市面向在京消费者发放绿色节能消费券,鼓励消费者购买使用绿色节能商品。绿色节能消费券适用商品共计20类,包含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显示器、电视机、空调、电冰箱、洗衣机等。

绿色节能消费的背后是家庭消费碳排放居高不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20排放差距报告》指出,当前家庭消费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全球排放总量的2/3,加快转变公众生活方式已成为减缓气候变化的必然选择。此外,中国科学院报告显示,居民消费产生的碳排放量占总量的53%。

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家用电器是居民能源消耗的第二大来源,占住宅总能耗的20%以上(供暖后),这一比例在过去数十年一直保持增长。

家电产业分析师梁振鹏表示,家电产品碳排放比较高,比如在炎热的夏季,使用空调、冰箱、热水器等家电产品碳排放比较大,家电产品整体碳排放比例至少能达到居民消费产生的碳排放量的30%。

今年5月,中华环保联合会、生态环境部、国家气候中心等公布《公民绿色低碳行为温室气体减排量化导则》提到,推荐家庭使用光伏、风能、地热等清洁能源。使用绿色节能产品,如使用节能、节电等具有中国能效标识的家用电器。夏季空调温度不低于26℃,冬季空调设定温度不高于28℃,减少各种家用电器的待机时间。

能效标识、空调新能效标准不断提高

近年来,家电行业不断参与节能减排。2004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制定并发布《能源效率标识管理办法》,标志着我国实施能源效率标识制度。自2005年3月1日起率先从冰箱、空调这两个产品开始实施能源效率标识制度。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能效强制实施的产品逐渐涵盖液晶电视、电饭锅、电磁炉、洗衣机、冰箱、热水器、节能灯、电风扇、空调等产品。现行能源效率标识制度是2016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能源效率标识管理办法》。

空调是家电耗能大户,空调能效要求也更为严格。2020年初,家用空调新版能效国家标准正式发布。当时,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研究员成建宏表示,新标准实施后,到2022年能效将提升30%,现有的低能耗、高耗电的定频空调和变频三级能效以下的空调都将面临被淘汰,市场淘汰率达到45%左右。

奥维云网副总裁何金明表示,通过能效标识和标准牵引整个家电行业研发生产高能效的产品,目前,行业数十个品类都有能效标识,能效标准不断提高。其中,我国冰箱、空调产品的能效标准高于欧盟、东南亚、美国等地。

“家电产品单体碳排放水平不高,但整体规模比较大。能效标识、空调新能效等措施的实施,调整产品结构对全行业的节能减排有很大促进作用。不过,目前家电碳交易方面还没有相关进展。”中国家用电器商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张剑锋表示。

梁振鹏认为,空调新能效、以旧换新、绿色节能消费券等措施,对降低家电产品碳排放量能起到积极促进作用。当然,要降低家电产品的碳排放水平,需要通过科技创新手段从研发设计、原料采购、生产工艺、流程包装等各个环节着手。

废旧家电回收体系仍需完善

近年来,家电回收逐渐被重视。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提出,“加快完善家电回收网络。各地区结合实际制定奖励与强制相结合的消费更新换代政策,鼓励企业开展以旧换新。”此后,多部门还联合发文支持建立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多次建议,持续推动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建设,规范废旧家电交易,严禁超期服役的废旧家电进入二手市场和农村市场;加强以旧换新政策的推广力度、补贴力度,可由国家出台总体要求,制定家电以旧换新方案,并针对高能效的绿色家电产品进行专项补贴。

此外,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苏宁张近东、美的集团家用空调事业部创新研究院主任李金波等也建言家电回收话题,其中提到利用“互联网+”平台,搭建“互联网+”旧产品回收体系,提升回收的效率,降低回收成本,方便用户处理和企业回收。

何金明提到,家电回收准入门槛高,目前格力、TCL、长虹等几家比较大的家电企业有回收能力。家电回收核心问题在于拆解能力,废旧家电很难保证有足够的数量被有回收和拆解资质的企业回收,大部分在市场上就被消化了。所以,当前需要扩大具备资质的企业的规模,提高家电回收的效率。

“近年来,废旧家电规模增大,家电回收项目比较成熟,每个省都有相关企业分布。不过,企业覆盖面还不够广,家电产品节能补贴费用低,企业积极性不高。随着家电产业技术创新,尤其是节能技术的应用,对节能减排起到积极作用。”张剑锋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22年家电生产企业回收目标责任制行动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海尔智家、格力电器、TCL实业、四川长虹、美的集团、海信等6家家电生产企业完成目标回收任务,回收量分别为600万台、512万台、441万台、85万台、40万台和18万台。

花式助力双碳,家电企业布局新能源产业

实现双碳目标,不仅对中国经济结构提出了新要求,也要求社会公众实现向低碳生活方式转变。家电领域企业家也在建言献策。今年两会期间,苏宁张近东建议,将“绿色化”发展纳入物流行业仓储、运输、包装、回收全链路的多个环节,通过开展物流业碳足迹认证,打造绿色新基建构建减碳生态。

TCL创始人李东生建议,建立统一的个人碳排放计量平台,由国家环保部门牵头,逐步建立统一的全国城乡居民碳排放计量账户。根据年度个人生活碳排放数据监测,确认个人碳配额范围,引导民众主动选择低碳生活消费方式。探索个人碳配额金融激励措施,推动民众重视减碳。制定相关激励政策,倡导呼吁全民参与,提高全民绿色低碳意识。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周云杰建议,推动企业构建网络化、动态化的碳排放管理体系,加快降低单位产能碳排放量。加快打通废旧资源回收、拆解、再利用全产业链条,解决各环节发展难题。强化国家级再循环产业大数据平台建设,构建智能、高效、可追溯、线上线下融合的循环经济全流程闭环体系。

此外,不少家电企业也在布局新能源产业。近年来,美的集团先后并购控股了合康新能、科陆电子,加大新能源业务布局。格力电器控股银隆新能源、盾安环境,加码新能源业务。TCL重组,并购了中环集团,瞄准光伏等新能源材料业务。创维集团、四川长虹也布局光伏等新能源产业。

“家电企业布局新能源业务,对公司层面属于绿色转型,对产品端是节能减排。从光伏等新能源角度来看,家电行业才刚刚进入,对行业影响有限;更多与自身产品体系协同,表明企业对绿色能源发展关注与探索,整体在刚刚起步的阶段。”何金明表示。

梁振鹏则认为,如今,美的、格力、海尔等家电企业积极布局各种各样新能源产业,包括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等,有助于降低整个国民经济产业的碳排放水平,对节能环保,实现双碳目标有积极正面促进作用。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宋钰婷

校对 李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